《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傢清潔能源合作及投融資》中國與東盟的清潔能源合作:越南

冷氣機清洗
洗冷氣機
清洗冷氣機
抽油煙機清洗 /
抽油煙機清洗廠商 /
冷氣機清洗
洗冷氣機
清洗冷氣機
抽油煙機清洗 /
抽油煙機清洗廠商 /
自2017年起,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每年將持續發佈《中國能源金融》系列報告,既2017年發佈《中國能源金融發展報告》後,我們將2018年的報告專題定為《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傢清潔能源合作及投融資》。本欄目將每周連載該報告主要內容,本周摘編(2)為中國與東盟的清潔能源合作:越南。東南亞國傢聯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以下簡稱“東盟”)前身為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於1961年在曼谷成立的東南亞聯盟。1967年8月8日,《東南亞國傢聯盟成立宣言》標志東盟正式成立。東盟自最初的印度尼西亞,泰國,新加坡,菲律賓,馬來西亞五個成員國,陸續又加入瞭文萊(1984),越南(1995),老撾(1997),緬甸(1997),柬埔寨(1999)五國。東盟在面對區域內社會經濟快速發展,能源供應需求快速增加,區域內化石能源儲量缺乏且對外依存度高等客觀情況下,結合自身豐富的可再生能源資源,提出瞭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的目標。2015年,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召開的第33屆東盟部長級能源會議提出,到2025年東盟區域內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供應的比重計劃大幅提高至23%,而2014年東盟范圍內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供應比例僅為9.4%。表:東盟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2014-2016)(單位:MW)根據國際可再生能源署統計,截至2016年底,東盟十國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為57550兆瓦(MW),約占全球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的2.86% 。其中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前五名的國傢分別是越南(17973兆瓦),印度尼西亞(8682兆瓦),泰國(8650兆瓦),馬來西亞(6963兆瓦),菲律賓(6496兆瓦)。圖:東盟可再生能源裝機總量前五名(單位:WM)一、越南清潔能源資源、發展目標及重點領域根據《BP 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 2017》統計,截至2016年底,越南已探明煤炭儲量33.6億噸,儲采比85年;石油儲量6億噸,儲采比36.2年;天然氣已探明儲量6000億立方米,儲采比57.4年。儲量相對豐富的煤炭成為越南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能源來源。但隨著本國社會經濟發展及人口快速增長,越南煤炭產量已經無法滿足本國發電需求,預計2020年左右,越南將出現熱電生產煤炭短缺的局面,且缺口將逐漸增大,到2025年前後,將達到每年5000噸左右。鑒於化石能源的日益緊缺,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成為越南能源產業發展規劃的重點。2016年,越南總理阮晉勇批準瞭越南《2011至2020年國傢電力開發計劃(第7次電力計劃)和2030年展望》的調整方案,除適當發展煤電外,大力發展以風力發電為代表的清潔能源成為該計劃的主要內容。越南是東南亞區域中太陽能和風能最為豐富的國傢之一,據越南工業貿易部統計,越南全境潛在風電裝機容量為8000兆瓦(風速大於6米/秒),年日照時間2000至2500小時左右,平均太陽輻射約為150千卡/平方厘米,相當於4390萬噸原油/年。從2014年起,越南風電和太陽能產業快速發展,尤其風電裝機容量自2014年的53兆瓦,大幅增加至2016年的159兆瓦,兩年時間內裝機規模增長瞭兩倍左右。據彭博新能源財經統計,2016年,越南在可再生能源領域的投資為6.82億美元,較2015年增長瞭143%,僅Cong Ly Ngoc Hien 100兆瓦級的風電項目投資即達到瞭2.47億美元。二、中越清潔能源合作的主要領域及代表項目目前,中國與越南在清潔能源領域的合作已經具備瞭一定基礎,合作項目主要集中在風電、光伏發電,以及水電。合作模式多以工程總承包(EPC)為主,如《越南富叻風電場一期項目》、《越南中宋(Trung Son)水電站設備成套EPC》等項目。此外,也有中國清潔能源企業直接在越南投資建廠,生產清潔能源設備,如中國協鑫集成股份有限公司與越南電池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合作開發運營的越南600兆瓦高效電池生產線項目。(一)越南富叻風電場一期EPC項目越南富叻風電場一期EPC項目由中國水電工程顧問集團有限公司通過國際競標獲得,是中國企業在越南獲得的首個風電項目建設EPC合同。該項目位於越南平順省,裝機容量24MW,德國復興銀行KFW提供ODA貸款,合同金額4000萬美元,工期14個月。[1]2015年6月3日,越南電力集團順平風電股份公司(EVNTBW)與中國水電工程顧問集團有限公司在越南胡志明市舉行瞭富叻一期風電EPC項目簽約儀式。並於2016年11月25日在越南平順省舉行瞭竣工典禮。[2](二)越南中宋水電站設備成套EPC項目越南中宋水電站是世界銀行在越南貸款金額最大的發電項目。中宋水電站位於越南清化省馬河,總裝機容量26萬千瓦,項目安裝瞭4臺單機容量為6.5萬千瓦的混流式水輪發電機組。中宋水電站以中國電建集團中南勘測設計研究院作為EPC總承包單位,水電八局承擔機電安裝工作,業主為EVN第二發電集團。2014年底,中宋水電站開始安裝施工,2017年2月19日,水電站首臺(1號)機組通過72小時試運行,成功發電。[3](三)西原風電項目西原風電項目位於越南得樂省,規劃裝機210兆瓦,計劃總投資3億美元左右。2016年9月11日,在“第二屆海上絲綢之路與推進國際產能和裝備制造合作論壇”上,中國南網國際公司與越南合作方簽署瞭中越西原風電項目合作備忘錄。[4] 該項目全部采用中國風電設備,是中國風電設備、設計、施工、資金“走出去”的一個合作范例。(四)越南600兆瓦高效電池生產線項目2017年7月27日,中國企業協鑫集成與越南電池科技有限公司(越南電池)合作運營的越南600兆瓦高效電池生產線正式投產,該項目是協鑫集成首個海外工廠。協鑫集成自2017年初已經穩定量產濕法黑矽PERC電池,平均銷量超過瞭20%,組件主檔位功率輸出大於285W,平均功率接近290W。通過直接在越南投資建廠,協鑫集成在全球的電池供貨能力有望提升。[5]此外,該項目投產的電池生產線,主要依托越南本地管理,因此對生產高效組件、降低成本,以及規避“雙反”均會帶來積極作用。由於越南電池的生產成本低於中國國內,該項目生產的代工電池產品除瞭出口外,還可以部分返回中國國內,滿足中國自身需求。三、總結:中越清潔能源合作的關鍵因素通過目前中國與越南清潔能源合作的項目現狀,可以總結出影響中越兩國清潔能源合作的幾點關鍵因素:一是要充分熟悉瞭解合作國傢的清潔能源相關情況。目前中國與越南的清潔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風電、水電和太陽能,之所以如此,一是由於越南風能、水能和太陽能資源相對豐富,二是越南政府制定瞭相應的發展規劃,給予清潔能源產業大力支持。正是同時具備瞭以上兩個重要條件,中國與越南的風電、水電,以及太陽能合作才有可能順利推進。二是需要具備高水平的項目管理能力。與國內項目不同,對外合作項目往往會遇到匯率風險、政治風險、甚至戰爭風險等,例如越南富叻風電項目在施工過程中,由於國際貨幣匯率波動,歐元遭遇瞭近10年幅度最大的貶值,如果按當期貨幣匯率結算情況及後續歐元走勢,項目可能與預算偏差較大,由此加大瞭項目管理的難度。[6]三是自身要擁有業內先進技術。中國在越南的清潔能源合作項目均采用瞭國際競爭式招標,對相關技術提出瞭很高要求,項目自初期的中標到投產,直至最終成功建成均離不開先進技術的支持。四是需要具備整體的行業資源整合能力。例如在越南中宋水電站項目運作過程中,水電顧問除瞭優先在中國電建集團內部選擇水電顧問國際公司、中南院和水電八局等中國數個企業和機構合作外,還在全球配置設備資源,與杭州東芝水電公司組成聯合體,以經過整合的綜合優勢最終成功中標。[7][1] 參見: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處,《中資企業在越承建的首個風電項目―越南富叻一期風電項目開工》,2015年7月22日[2] 參見:北極星電力網,《中國水電越南富叻24MW風電場一期項目竣工》,2016年12月2日[3] 參見:中國電建招標與采購網,《集團承建的越南中宋水電站首臺機組投產發電》,2017年2月21日[4] 參見:中國南方電網報,《南網國際公司與越南合作方簽署中越西原風電項目合作備忘錄》,2016年9月20日[5] 參見:北極星太陽能光伏網,《協鑫集成首個海外工廠落地 越南600MW高效電池產線正式投產》,2017年7月27日[6] 參見:中國電建成都院,《成都院總承包的越南富叻風電項目正式開工》,2015年7月27日[7] 參見:中國水電工程顧問集團有限公司,《王斌出席越南中宋水電站設備成套EPC合同簽字儀式並訪問越南電力集團公司》,2013年8月19日(編輯:Wendy)

source:https://www.huanbao-world.com/a/zixun/2018/1207/66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