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擁有食物權

銀回收
貴金屬收購

盡管過去25年減少饑餓和營養不良的工作取得瞭不少進展,但各種形式的營養不良目前仍困擾著世界三分之一人口,而且每天仍有8億多人忍饑挨餓。落實食物權不僅僅是依靠慈善事業就能實現的承諾。它是每位婦女、男子和兒童的一項人權,需要通過政府和其他非政府主體采取適當措施才能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把采取規模化、革新性舉措根除貧困並消除饑餓和所有形式營養不良作為優先重點工作,認為永久性根除饑餓和為所有人實現充足食物權是可以實現的目標。但要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采取“一切照舊”的作法還遠遠不夠。例如,盡管近期取得瞭進展,但按照“一切照舊”方案的發展趨勢,到2030年、甚至到2050年也無法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2,世界上仍將有大量人口處於營養不足狀態。充足食物權能夠通過在現有政策環境中形成合力的方式推動革新性轉變,在不同背景下加強相關領域的協調性。例如通過提高根除饑餓、糧食不全和營養不良(可持續發展目標2)方面的國傢政策、法律和計劃框架的針對性的方式,以及通過同時貢獻於消除極端貧困和減少總體貧困(可持續發展目標1)並貢獻於消除對婦女和女童所有形式歧視(可持續發展目標5)的方式。發展歷程多年以來,各層面已經取得重要進展。從全球范圍看,充足食物權成為國際法中的一項具有法律約束力的人權已有35年以上歷史,且此後針對特殊群體(例如婦女、兒童和殘障人士)又給予瞭額外的法律保障。2004年,糧農組織成員國一致通過瞭《國傢糧食安全背景下支持逐步實現充足食物權自願準則 》(《食物權準則》),為在廣泛的政策和計劃領域落實充足食物權的途徑提供瞭實用指南。近來,無論是作為以實現食物權為目標的協商通過的國際文件的一項成果,例如《國傢糧食安全背景下土地、漁業及森林權屬負責任治理自願準則》,還是作為聯合國秘書長在“零饑餓挑戰”背景下重申的目標,實現食物權日益成為國際議程中的一項優先重點。從原則到實踐糧農組織在推動全球、區域和國傢層面充足食物權進展方面日益發揮著決定性作用。糧農組織還負責為各種利益相關者制定方法論和分析工具。國傢、區域和總部各級的不同主體正在采取一系列促進食物權的行動。糧農組織在食物權領域的工作側重在以下方面對各國和各利益相關者提供支持:政策和計劃的制定和實施法律進程預算分析治理評估監測能力開發糧農組織通過上述七個領域積極推動更多國傢在旨在為全體人民實現充足食物權的本國憲法、法律、戰略、政策和計劃中包含充足食物權的內容食物權與糧農組織食物權與糧農組織支持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工作之間的關聯食物權工作需要采取跨領域方法,一方面貢獻於根除饑餓、糧食不安全和營養不良(可持續目標2)的工作,另一方面也對其產生著影響。特別是食物權能夠強化營造扶持性環境,從而更迅速地減少饑餓和營養不良。優化政策設計:政府側重關註最脆弱人群,強調多利益相關者參與和進程的透明度並推動實現充足食物權。支持各國通過憲法條文、國傢法律法規的形式從法律層面對充足食物權加以保護,並強化各自政策和計劃框架落實充足食物權。增加投資:通過提高政府代表、議會議員和民間社會在預算分析和開支追蹤方面的能力,糧食和營養安全領域公共開支的有效性和效率得到提高。改善治理:利益相關者對話和協調機制得到加強。民間社會成員權能得到強化,監督政府官員改進糧食和營養安全行動的設計和實施水平。以證據為基礎的支持:人權標準和原則、政策、計劃及法律得到定期評估,從而提高其對糧食不安全和營養不良人口的影響並解決饑餓的根源性問題。糧農組織的食物權工作糧農組織的食物權團隊致力於通過《食物權準則》來落實人類充足食物權。該團隊制定有關方法和工具來幫助各利益相關方落實食物權,開展信息通報和教育來提高各權利主體、責任方、民間社會和大眾對食物權的認識和理解並支持各國啟動落實食物權和《準則》的工作。該團隊與糧農組織法律辦公室密切協作,協助糧農組織成員國制定有關法律,推動減少饑餓和消除貧困的工作;與夥伴關系、倡導及能力開發司協作,負責制定有關工具、方法論和長期願景,幫助糧農組織在糧農組織戰略目標所涉及的所有領域積極主動地開拓夥伴關系、宣傳有關理念和開展能力建設。(編輯:Wendy)

source:https://www.huanbao-world.com/a/zixun/2018/1226/72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