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水陸天相接 生物多樣性豐富 生態系統重要而獨具特色

洗抽油煙機 / 登上高山才知道尊重,見到海岸才瞭解包容。――朱永傑地球上很多客觀事物要闡述清楚都是不容易的,如海岸或海岸線就是其一。由於所處的地理位置不同,地質狀況差異很大等因素,自然海岸一定不是一條直線。但有一個概念永遠都是正確的,海岸或海岸線是陸地與海洋相遇的地方,是陸地與海洋的邊界線。根據聯合國地圖集,44%的人生活在距離海洋150公裡以內的地方,所以海岸是生態系統保護和管理的重要區域。澳大利亞黃金海岸多樣的海岸岸這個詞還會涉及湖岸、河岸等。如果不涉及國傢邊界這樣的政治問題,岸這個概念的生態學意義更加明顯。因為岸是陸地和水體相接的地方,水與陸地會發生關系,會有很多生命形態出現,適應這裡的自然環境而生活下去。海岸的狀態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不斷沖刷陸地的海潮。在高潮期,海水沖上海岸,在低潮期,海水沖上來的各種泥沙等堆積在岸邊。海潮周而復始的往來,不斷與陸地發生相互的摩擦和碰撞,在不同環境條件下,造就瞭不同的海岸。在那些寬廣和較為平坦的沙地海岸,在潮汐的作用下,細沙留在海邊,形成一片片陽光沙灘,如果這樣的細沙與溫度和其他綠樹結合在一起,就會成為美麗的旅遊勝地,引得人們流連忘返。潮汐范圍受海岸線大小和形狀的影響,當海浪在海岸上沖刷,釋放能量時,海浪侵蝕海岸線。波浪越大,釋放的能量越多,它移動的沉積物就越多。較長的海岸線有更大的空間會分散海浪能量,而懸崖海岸幾乎沒有足夠的空間來分散海浪能量,長期的沖刷會帶走海岸基部的巖石,形成被侵蝕的懸崖面。在海岸地區的陸地形態可分為灣區、半島和岬角。前者是海岸凹陷的陸地形成的一片水域,這樣的水域通常三面環地,一面向水。受到三面陸地的保護,使這片小水域在風雨交加的氣候條件下能夠獲得安寧,因此小的海灣通常是附近漁船的避風港,也是很多水生生物和兩棲動物的棲息地。一些海灣也可以因河流入海而形成。半島和岬角是陸地的突出部分,通常是因為那裡的陸地基底巖石比較堅硬(如白堊,石灰巖,花崗巖),形成瞭陸地在海中的突出部分。岬角是由巖石,翻卷的海浪,強烈的侵蝕和陡峭的海崖構成的海岸。被海浪侵蝕的多佛爾白海崖海岸線悖論 因為海岸線一直在海浪的沖刷中變動,我們無法確定一條精確的海岸線,也就是在現實中,盡管海岸在視覺上是那樣的明顯,是絕對的客觀存在,但海岸線的數值從來就是一種近似數字。1951年葡萄牙人路易斯.弗雷.理查德森在研究邊界長度對發生戰爭概率的可能影響時發現,葡萄牙人報告他們與西班牙的邊界測量為987公裡,但西班牙人報告為1214公裡。在實踐中,估計邊界(或海岸線)長度的主要方法是在地圖或航空照片上用分隔線佈置n個相等的長度為l的直線段。一段的每一端必須在邊界上。通過研究邊界估計的差異,理查德森發現瞭現在所謂的“理查森效應”:各部分的總和與各部分標尺的共同長度成反比。後來,這個“理查森效應”在測量學中叫做“海岸線悖論”。實際上,標尺越短,測量的邊界越長,由於西班牙和葡萄牙地理學傢使用瞭不同長度的標尺,所以造成瞭兩國測量的邊界不一樣。由於海岸線的這種特征,海岸線在不同時間測量的差距可以從幾百公裡到幾毫米,因此就會出現沒有明確定義的大陸邊界這樣的情況。好在大海包容瞭這種差異,國際社會設置瞭12海裡和大陸架等領土劃分的海洋依據,這個邊界設置解決瞭“理查森效應”帶來的問題,否則在政治上真的會有很大的麻煩,或者會造成戰爭。海岸的生物多樣性海岸漫長而多樣,地球生物適地而生、應時而存的生存法則,造就海岸豐富的生物多樣性。由於海岸天水相接,在這裡聚集瞭水生、陸生、兩棲等不同的動物,僅就海岸這個籠統的概念而言,這裡幾乎聚集瞭全球所有的生物形態。海灘是一個不穩定的環境,使植物和動物暴露在多變和潛在的惡劣環境中。有些動物鉆進沙子裡,以海浪沉積的物質為食。螃蟹、昆蟲和海鳥以這些“海灘居民”為食。一些鳥類依靠海灘築巢。海龜也把它們的卵埋在海灘。地球上的很多溫帶、熱帶海岸都是生物多樣性豐富的熱點區域。海岸及其鄰近地區是當地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河口淡水和咸水的混合物為海洋生物提供瞭許多營養。鹽沼和海灘養活瞭對食物鏈至關重要的各種植物、動物和昆蟲。一些動物習慣瞭海岸生活,成為海岸動物,例如海燕、海龜和鳳冠企鵝等。鵜鶘和鸕鶿、燕鷗和蠣鷸會聯合起來捕撈海岸上的魚類和貝類。一些沿岸生活的動物習慣於發達地區的人類的生活方式,如海豚和海鷗,他們也會吃遊客為他們拋出的食物,還形成瞭群體追逐船隻的景象。一些沿海地區以其海藻床而聞名,海帶是一種快速生長的海藻,每天生長達一米,為很多動物提供瞭棲息地。珊瑚和海葵是真正的淺海動物,但過著與植物相似的生活方式。紅樹林、海草和鹽沼是熱帶和溫帶環境中重要的沿海植被,也是重要的生態系統類型,發揮生態支撐框架作用。出現裂縫的馬耳他卡爾卡拉的裡卡索利堡 海岸侵蝕海水不斷侵蝕海岸,在海潮與陸地的相互作用中形成新的海岸線。海岸侵蝕是陸地沿海剖面材料的磨損,結果是造成海岸線的變化現象。在海岸,較軟的區域比較硬的區域更容易受到侵蝕,這樣的侵蝕在一些地區會出現很多奇異的地形,如隧道、橋梁、柱子等。海岸的侵蝕有時也會造成災害。在安達洗抽油煙機推薦 /利雅新南威爾士州中部海岸地區就發生過懸崖海岸侵蝕,由於波浪引起建築物基礎所在的主要沉積物質被逐漸卷走,原來建在懸崖頂上的房屋坍塌,最後墜入海中。英國中世紀羊毛貿易的首都鄧裡奇在幾個世紀的時間裡因波浪沖走沉積物而消失在大海中。人為幹擾也會增加海岸侵蝕,英格蘭德文郡的一片海岸,僅僅是因為一些工程措施取走瞭海灣中的鵝卵石,導致海岸侵蝕,在一年的時間裡一個沿海村莊就被沖走瞭。加利福尼亞海岸分佈大量由沉積巖石組成的軟懸崖,那裡人口密集,經常會由於與海岸侵蝕而發生房屋被破壞事件。英格蘭東海岸的霍爾德內斯海岸線由於其柔軟的黏土懸崖以及面對強大的海浪,成為歐洲最快的侵蝕海岸線之一。位於馬耳他卡爾卡拉的裡卡索利堡已經顯示出土地被侵蝕的跡象,裡卡索利堡是馬耳他歷史悠久的17世紀堡壘,因為它建在岬角的斷層上,受到海岸侵蝕的威脅。其中一個堡壘墻的一小部分已經坍塌,因為其下面的土地已被侵蝕,其墻壁也有裂縫。人類活動對海岸的影響海岸,特別是那些有海灘和溫水的海岸,吸引著各地遊客。在地中海,南太平洋和加勒比海地區,以及許多島嶼國傢,海岸提供休閑活動,如遊泳、釣魚、沖浪、劃船和日光浴,旅遊業是其經濟的核心。在新西蘭的奧克蘭,廣闊的海景平均為海濱物業的價值貢獻瞭59%。大部分的沿海岸區域也是城市聚集、人口眾多的區域,海岸也面臨許多人為環境影響。在全球范圍內,居住在沿海地區的人數正在增加。研究表明,沿海地區人口的平均密度是全球平均密度的3倍,1995年以來居住在沿海地區的人口增加瞭35%。從歷史上看,由於港口的經濟利益,城市發展,特別是大城市,大多坐落在海岸區域。1950年,沿海地區,人口超過800萬的超大城市隻有倫敦和紐約,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就發展到13個。沿海地區的景觀和娛樂也為那裡的房地產發展提供瞭機會,本來沿海地區的不動產保險費對於不動產的價值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因素,但隨著海岸經濟的發展,以及氣候變暖的影響,居住和生活在海岸的風險也加大瞭,海岸區域也成為保險業發展的重要領域。研究表明,過去200年來孟加拉灣周圍的颶風造成的死亡人數超過130萬。盡管在發達國傢,因氣候原因而死亡人數並不高,但沿海災害造成的經濟損失仍在增加。例如,1992年安德魯颶風襲擊瞭佛羅裡達州和路易斯安那州,造成瞭重大損失。人類活動對於海岸的影響是多方面的。首先是海岸的污染,很多生活垃圾和工業廢物會遺留在海岸,船隻也會將一些油污帶到海岸,油輪中的石油運輸,增加瞭大量石油泄漏的可能性,在部分灣區,水體接近靜水體,很多遠海的廢物也會向這裡聚集。實際上在世界很多海岸區域的水產資源由於污染已經不能食用。由於棲息地退化、過度捕撈和氣候變化,沿海岸的漁業捕撈量不斷下降。自20世紀50年代以後,集約化捕撈已擴散到幾乎所有漁業產業。在拖網漁船和網具使用的過程中,對於淺海生態系統的危害極大,船隻的底部和網具會剮蹭海底珊瑚、海綿和其他淺海物種,導致海岸生態系統遭到破壞而無法恢復。馬耳他的丁立巖石峭壁海岸海岸侵蝕控制與生態修復海岸侵蝕控制的方法一般有3種:硬侵蝕控制、軟侵蝕控制和人口重新安置。所謂硬控制是通過工程措施,建設海堤和防波堤等永久或半永久性的基礎設施,為穩固海岸提供更持久的解決方案。硬控制方法建設的基礎設施不可避免會受到正常的磨損,據估計,海堤的平均壽命為50-100年,所以就必須支付必要的成本進行翻新或重建。極端的自然主義者對於建設海堤的工程措施也提出瞭批評,他們認為,建設海堤的價格昂貴,難以維護,如果建造不當,有時會對海灘生態造成進一步的破壞。一些生態專傢認為,可以通過生物措施,比如種植原生植被或保護原生動物,例如培育紅樹林和養殖珊瑚礁來穩固海岸。軟侵蝕控制包括建造海底人工沙丘,減緩船隻底部對於淺海區域生態環境的破壞。這樣的工程也被稱為海灘補給或海灘營養工程,通過向海灘部分填補因為侵蝕而損失的沉積物(通常是沙子)建設更加寬闊和平坦的海灘基底,讓海岸更加穩固,這樣的措施主要用於那些具有旅遊和景觀價值的較平坦海灘。一般這樣的工程會明顯減少海岸侵蝕的影響,但成本通常會很高。美國的第一個海灘營養項目是1922年和1923年在紐約的康尼島實施的。也有的專傢認為可以通過建設海龜繁育沙灘的方法解決海岸動物的生存問題。但軟控制策略僅僅是臨時性的措施,由於海水的侵蝕,軟侵蝕控制的維護成本也會比較高。搬遷是應對海岸侵蝕的最後措施。海岸的生態修復主要是指在污染控制的前提下,對於那些生態系統敏感區域進行保護和生態修復,例如建設海岸自然保護區,修復紅樹林,修復海龜產卵地等。海岸形成的海塗通常形成鹽堿灘,在填海造地工程之後,還可利用海灘鹽堿灘生態化技術,讓原來寸草不生的土地變成鬱鬱蔥蔥的林地或農田。專傢簡介朱永傑北京林業大學管理學教授,博士生導師;1986年留學美國,學習商業管理,有很強的英語交流能力;完成《中國濕地保護行動計劃》《大小興安嶺林區管理體制改革》等課題的研究;參與瞭全球環境基金、世界銀行等涉外項目管理專傢咨詢工作;參與瞭天然林保護、京津風沙源治理、退耕還林等林業重點工程和國有林區改革及國有林場、自然保護區管理等咨詢工作和課題研究工作;著有《世界林業簡史》等。(編輯:Wendy)

source:https://www.huanbao-world.com/a/zixun/2018/1129/63543.html